财富梦想,源于智慧共享
国培481彩票app官网>国培资讯>高级财务>票据转贴利率短暂跌入“1”时代 银行“赔本”收票为哪般?

票据转贴利率短暂跌入“1”时代 银行“赔本”收票为哪般?

2019年08月08日来源:作者:查看:401次

票据转贴利率短暂跌入“1”时代 银行“赔本”收票为哪般?

 

7月末,票据转贴利率一度跌破2%,与资金成本和央行再贴现利率均形成倒挂,引发市场关注。8月初,票据利率虽有所回升,但绝对水平仍不高。本轮票据利率快速下行,原因何在?反映了哪些问题?

票据转贴利率短暂跌入“1”时代 银行“赔本”收票为哪般?

需求不足是主因

“票据贴现市场资金供需关系失衡,导致近期票据利率快速走低。”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需求端看,近期监管层要求部分银行加大信贷投放,但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不足,在此情况下,银行加大票据转贴现力度,票据资金需求大幅增加。供给端看,包商银行、锦州银行事件后,票据市场成交主体以国有和股份制商业银行为主,以中小银行为承兑行的票据市场认可度下降,导致票据转贴现市场有效供给不足。”

“受经济调整影响,当前实体企业经营状况未显著改善。因此,从保障资金安全性考虑,部分银行在资金配置中对票据资产的偏好度高于企业贷款,导致票据需求增加,一定程度推动票据利率下行。”徐承远指出,“由于资产负债收益匹配度下降,当前金融机构存在一定程度‘资产荒’。一方面,受经济调整及金融去杠杆等因素影响,金融机构风险偏好较低,主动减少对资产的配置范围;另一方面,在‘宽货币’环境下,金融投资收益率不断下降,符合需求的资产越来越少。”

“一般而言,票据利率和资金利率密切相关。此次下跌之所以引起关注,是因为票据利率和资金成本大幅倒挂。”天风证券分析师孙彬彬指出,“票据转贴是一项同业业务,更是银行信贷额度调节的工具(由于票据占据信贷额度,银行短期内通过调节票据压降或填充信贷额度)。一方面,票据利率和银行间流动性直接相关;另一方面,票据利率还和信贷政策的松紧相关。票据利率大幅下行,特别是在银行间资金利率并未显著走低的背景下,应该是供需关系变化的结果。”

“一方面,票据转贴现利率和贷款需求指数长期相关,当贷款需求下降时,企业开票、贴现意愿下降,票据二级市场的供给不足,导致转贴现利率下降。近期,票据二级市场利率的下行幅度似乎超过了贷款需求的下行幅度,这是因为总体贷款需求虽然比较平稳,但结构上以小企业为主,大中企业的融资需求不足,对应的票据融资需求下降,导致二级市场票据的供给不足。”孙彬彬表示,“另一方面,与同业存单一样,票据的信用等级也要看‘发行人’,即承兑行。由于中小银行信用风险暴露,票据市场全面转向国有和股份制银行,国有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票据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

“7月末,大行都在以票据冲规模,导致票据供不应求。”某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其实,市场资金面是宽松的,但银行都比较谨慎,特别是5月下旬以来,异常钟爱国有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票据。”

“随着7月末信贷规模冲量的结束,8月以来票据利率已出现反弹,但相比历史走势仍处于较低水平。”徐承远指出,“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的变化,将成为影响票据利率的重要因素。未来票据利率的回升,仍有待经济好转及实体企业融资需求的回暖。”

徐承远同时强调,未来有两方面风险须加防范。“首先,票据市场目前分化依然较为严重,中小银行票据流动性不足。但后期随着中小银行同业信用逐步放松,预计票据市场分化程度将得到缓解。其次,票据‘套利’、资金‘空转’等,引发银行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在票据贴现过程中,由于银行受信贷数量化考核约束较大,部分银行存在监管套利行为,可能造成存贷款规模虚增、资金空转等现象,导致资金并未流入实体经济。”

银行业票据专家赵慈拉也认为,票据利率下行反映了融资需求的不足。“票据转贴现利率快速下行,可能给套利交易提供‘温床’,根本原因在于利率双轨制——货币市场利率已市场化,但银行的结构性存款利率仍明显高于票据贴现利率。”赵慈拉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最近监管部门对流入房地产市场的资金加强了监管,也会抑制一部分融资需求,但这种需求的不足并非坏事。”

事实上,针对票据业务可能存在的风险,监管部门已有所行动。例如,北京银保监局7月23日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票据业务的监管意见》,就“引导票据业务回归本源、支持实体经济,遏制资金脱实向虚,防范金融风险,促进辖内票据业务健康有序发展”,提出了多项监管意见,包括审慎办理异地企业票据业务;审慎办理商业承兑汇票相关业务;规范票据业务贸易背景审查;规范票据业务资金审查;规范高比例担保票据业务。

票据转贴利率短暂跌入“1”时代 银行“赔本”收票为哪般?

“宽信用”传导渠道仍待疏通

赵慈拉指出,在支持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方面,相比增加银行信贷资金的政策工具,票据再贴现能够发挥“精准滴灌”的功能。各地人民银行在这方面也已取得成效,如人民银行济南分行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山东省再贴现余额同比增长97%,其中,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票据占比41%,民营企业票据占比71.7%。

上海票交所近日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票据市场运行情况》显示,上半年,出票人为中小微企业的票据占比达67.29%,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小微企业占比为41.88%,比上年同期提高3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票交所首次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电子商业汇票背书金额为22.25万亿元,同比增长30.14%。赵慈拉指出,票据背书金额和次数的增加,对金融供给侧改革具有积极的意义,“因为票据背书转让的次数越多,则其代表的货币周转速度就越快,而当前国内实体经济存在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企业应收账款大量上升,造成货币周转速度减缓,由此造成企业债务负担和融资成本大量增加。”

“在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亟待缓解的情况下,票据融资依然将发挥较大作用。”徐承远表示,“但整体来看,银行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占比继续上升,而企业中长期贷款增长乏力,未来仍然需要结合T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定向降准等中长期结构性货币工具,来缓解流动性分层和实体融资难题。”

“当前票据融资占比达7.31%,按照以往经验,当前应该处于信用从总量上升到结构改善的时间节点。但在当前时点又出现了票据利率大幅下降的现象,表明政策诉求和企业融资的现实需求之间仍然有差异。”孙彬彬指出,“票据利率的下行是暂时性的,8月以来已反弹至正常水平。但票据利率的超预期下行表明,‘宽信用’道路仍将曲折反复。”

国培机构微信
官方微信
400-650-8932
在线咨询
问题解答
咨询电话